汲晏

-泛舟江渚上 白露沾我裳-



常年跨圈墙头劈叉

笔下全是真爱

本体女神家的猫头鹰

【新杀咕哒】傘と写真

*大学校园paro,半社会人小乙x学生咕哒

*来自今天也抽不到小乙哥的绝望咕哒的ooc预警




1、

“前辈,持扇的手请稍微放低一点。

“头再抬一点,看上面……对,盯住那块光斑的位置。

“前辈全身绷得太紧了,放松,深呼吸——就是这样!”

终于调整到满意的姿势,只听得一阵“咔擦”声接连不断,接着后辈做出了“ok”的手势。

“摆造型真的好累啊……”顾不上什么形象,立香蹭蹭蹭几步跑到背包旁翻出杯子开始灌水。

“小心袖子啊前辈!还有裙摆不要弄脏了!”

“知道啦玛修,啊啊下次再也不要这么麻烦地帮那群家伙了!”

关系要好的后辈为了新成立社团的宣传片,以一顿饭为代价轻松将借口颇多的麻烦学姐收买来帮忙,自己却在前一天逃之夭夭,将烂摊子都一股脑丢了过来。

恶劣得让人想把小报告打到她父王那里去。

 


“可恶,我们继续吧玛修!早拍完早收工!”

“好的前辈!”

 

 

“抱歉打扰了。这里的光影过于杂乱了点,你们考虑过换地方吗?离这里不远的一番町有条旧书街,旁边还有条已经废弃的铁道,那边的景非常适合拍和服。”

兴许是见两个小姑娘都神情疲惫,抱了满怀快递盒的青年好心地出言建议。说着顺势将盒子摊在一旁的长椅上,再从大到小一一摞起。

“诶是吗?不过我们只是为社团拍点宣传片,所以不太想出校园……但还是谢谢你。”

“这样啊,小姑娘你到紫藤底下或许会好一些哦。

“嗯对,脸稍微靠左一点”他回过身来示意正查看相机屏的玛修,“麻烦调一下光。”

帮忙调整好造型后他低头略思索了不到两秒钟,青年就拿定主意似的向立香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介意让我帮你们拍吗?”

 

“请问您是……?”

“我是这所学校大学院的学生,也是一名摄影师,工作室就在学校里。”他从衬衫的口袋里取了张卡片递给身旁的玛修,“这是我的名片。”

“竟然是学长啊,失礼了。”

闻言立香伸长脖子凑近了后辈,匆匆一眼只瞥见或许是工作室标志的伞型图标与并不那么常见的外文名。

“エン セイ”听起来像中文,她轻声念了一遍。

“恕我冒昧,请问您拍照收费吗?”

“啊,今天不收。”

长发青年嘴角一勾,挑起了一个让人颇为心动的笑容。

“今天我心情好。”

 


*

等到摄影师扛着单反回来已经是小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拍的怎么样了?”调试镜头的间隙里青年笑着问二人。

“差不多了,只需要再拍一组就可以结束。”

见着专业设备,玛修乖觉地收起了自己的小微单,在一旁准备起打杂。

“接下来就拜托您了。”

对面着和服的少女冲自己深深地鞠了躬,青年也笑着回以抱拳礼。

“也要辛苦你了。”

 

若草色的立褶裙与少女橙红的发相得益彰,略有些张扬的侵略性被鲜红的皮靴映衬得愈发明显。黑发青年手指搭在下巴上摩挲了好一会儿,才出声让少女背过身去。

身前明丽的色彩被遮住后,罩衫上大片的黑格菱纹与暗色的藤蔓十分相称,灰色的小礼帽柔和了发色的三分凌厉,显得她回眸的动作俏皮了许多。

他隔着显示屏长久地凝望阳光下那双浅色的琥珀眸子。

食指在快门上方悬空好几秒才终于摁了下去。

 

“小姑娘留个邮箱吧,回去我把图发给你。”

“那就麻烦您啦!”

趁着立香四处找笔的空档,摄影师将自己过长的发尾挑到背后,翻看起刚拍的照片。

按键速度放慢的同时,嘴角的笑意也不自觉地扩大了不少。

“下次有时间的话,能来当我的模特吗?”

“唔,我吗?”立香诧异地瞥了他一眼,用牙齿咬开笔盖含混地应答,“没问题哦,就当做这次帮忙的答谢好了。”

“嗯嗯~那line麻烦也留一下吧。”

可爱的后辈在一旁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对面青年一个人畜无害的笑给噎了回去。

看起来……应该是个好人吧,学长。

 


 

2、

下一个周末邀人出门踏青的摄影师被对方利落地拒绝了。

「抱歉啊学长,前两天淋了雨突然就感冒了。过两天再去可以吗?」

「拍照时间不着急,感冒严重吗?我给你送点药过去。」

「不用不用,那样太麻烦学长了!再说大学院离住宿区也不算近,学长没必要特意过来。」

「其实我刚取到修士学位书,去住宿区正好顺路,也算不上特意。」

「好厉害,学长都大学院前期毕业了吗!恭喜!」

「谢谢立香,再过五分钟就可以下楼了,我很快就到。」

「学长你真的听我说话了吗……」

「(^_−)☆」

 

 

“咳嗽戴口罩容易加重哦。”

“可是今天没化妆啊。”立香躬身从西装革履的青年手中接过明显沉甸甸的袋子,“这个是……?”

“我猜你还没吃午餐,就去食堂打包了一份粥。虽然没有伤到胃,吃点清淡的东西总是好的。里面还有些常备的感冒药,只靠维生素撑不住的话记得要吃一点。”

“谢……谢谢学长,给您添麻烦了。”

“一个人在学校,生病确实很难熬。我不过举手之劳,立香也不用再三感谢了。毕竟在学校多待了几年,能帮到的地方尽管告诉我就是,不用自己撑着。”

眼见小姑娘琥珀色的瞳孔里一点点积蓄起透明液体,他叹息着抚上她的头顶,略施力道揉乱了橙红的发。

“这样倒像是我欺负你了。”

 



3、

礼节性地致歉后,推门的动作进行到一半就停住了。

肉身撕裂空气带起的劲风,行云流水的步伐与利落的黑色残影。见她来收了架势,于是方才的游龙之姿便只算得惊鸿一瞥。发如青黛的青年小口喘着气,汗水晶莹沾湿了鬓发,几缕黏连着紧贴在颊侧,有意无意地勾勒出他异常秀美的轮廓。

他打着招呼回过身来,臂上苍劲的盘龙,从腰腹一路攀至胸口大片盛放的蔷薇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闯入眼帘。交织成满眼的鲜艳与芬芳,自他拂动的发尾向空气中弥散开来。

眼前的与记忆里一片模糊的亮色逐渐吻合,激得她一阵头皮发麻。

“学长?难道是那天那位……”

 

*

约莫是一个月前,春日的东京下着大雨。

立香撑着和式的红伞在街角处等人,百无聊赖之际瞥见花坛后的那个人。

漂亮的黛色长发湿哒哒地搭在肩上,身上的白衬衫已经被雨浸透了,他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似的立在那里连雨也不知道避。隔着雨雾能瞧见衬衫下愈发艳丽的图案,面积之大,从臂膀直达腰腹,却因着布料的遮挡看不清花纹。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她鬼使神差地将手上备着给学妹的折叠伞递了过去。

接过伞的一刹,她分明地瞧见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亮色,在一直空洞得没有色彩的晦暗眸子里显得明丽异常。

就像现在那双弯起的明眸里闪烁的光芒一般璀璨。

 

“嗯?立香才认出来啊。”仿佛有些挫败地,他拾起一旁的毛巾擦拭起布满汗珠的后颈。

“还以为这张脸应该挺容易被记住的。”

对面的少女沉默了半晌,最后拿进门后一直捏着的袋子戳了戳他。

“给我的?”拆开纸袋发现是外表非常符合盐系摄影师风格的海盐曲奇。
“是感谢学长关心的谢礼。”在得到首肯后试吃也收获了好评,少女绽开了进门以来的第一个笑,“身体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多谢学长的药。”

“你这小姑娘……还以为你有什么要紧事。”难得发消息说要来找他,以为她总算开了窍。结果……于他实在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一个问题上纠缠,他也不是做任何事都算计着回报的人。不过既然小姑娘是这样不愿欠人情的性子,逼过头了怕会适得其反。现下她眼神四处乱瞟的局促模样,倒是勾起了他逗弄人的恶劣性子。

 

 

“学长是不是能还给我了,那把伞?”

一开口怎么就这么煞风景呢。尚未出口的调侃化作一声叹息,他苦恼地揉了揉眉心,“可它现在是工作室的标志啊。”

“?”

怎么能轻易还回去呢,抬了抬下巴示意少女去看挂在墙上的伞型图标,青年促狭地眯起一只眼冲她做了个wink。

 “伞留给我作纪念,好不好。”

 

 “就当做拯救了不良青年的救命稻草嘛。诶你那是什么眼神,会拳法又不代表混黑社会,表情迷茫的也不一定是失足青年……好吧好吧那时候确实有点危险的想法。

“小姑娘还是不知道的好。免得被吓着。”

 

他拉开房门,示意还呆坐在原地的立香跟上来。半明半暗的楼道里,只能听见他带笑的气音和话语。

“纹身不好看吗?我见你盯了很长时间。

“是吧,我也觉得很好看。

“嗯,他们都叫我小乙。毕竟学长叫着怪生分的。”

陈述句却接着上扬的尾音。不用看她都能感觉到脸上渐渐蔓延的温度,昏暗的灯光此时提供了恰好的荫蔽,她还是掩饰性地低下了头。暗自腹诽着眼前人,少女最终还是顺从地叫了声:

“小乙哥。”

“真乖~走吧,请你吃中华料理。”

即将走出楼道的前一秒,他迎着过分热烈的阳光悄声牵起了她的手。